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扫码,及时咨询

服务热线:

【正规影视投资官网】主要的电影类型

日期: 2018-08-08
浏览次数: 36275

【正规影视投资官网】主要的电影类型

本站入口:正规电影投资官网

事实上,1906—1907年前的英国电影,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很成功并具有影响力的,并且是有案可查的。甚至当年的批评家也确认英国电影要优于他们的美国同行。1906年7月号《幻灯和电影》(ProjectionLanternandCinematograph)的编者按中说:“电影放映机贸易看起来在美国增长很快。对影片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结果那些不上台面的主题都拍摄了电影,那在英国是不被容忍的。”英国电影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富有创新精神的电影制作,比如《火警》(Fire!)、《光天化日的盗贼》(DaringDaylightBurglary)、《夺命偷猎》(DesperatePoachingAffray)等影片),其次也是因为国际电影市场的开放。然而到1912年情况发生了变化,《电影世界》1912年1月20号的评论是这样写的:“英国电影在美国是无望的票房毒药,甚至都不能取悦加拿大人。”为什么会衰落?希普沃斯在他的自传中讲到:“出现在电影产业中的种种变化,使得英国电影都不足以存活。”事实上,希普沃斯的《聪明的哑巴》(DumbSagacity;1907)和《狗狗智斗绑匪》(TheDogOutwitstheKidnappers;1908)实在也是和他早年的《义犬救主》非常相像,无论从故事还是电影形式来看。除了可以看到的英国电影在质量上的明显不足以外,自从1908年MPPC成立以后,美国市场向英国制作者有效地关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大概就在这个时候,英国的银幕上第一次出现了连续片。英国暨殖民地电影公司(BritishandColonialKinematographCompany;以后简称B.&C.)很早就开始转向系列电影生产。《三指凯特的英勇故事》(TheExploitsofThree-FingeredKate)(第一部)在1909年10月号的《摄影机》(Bioscope)杂志上就得到评论,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段时间内,有不少人跟进做了一系列的连续片。从好评度来看,没有一部连续片能够超过1911年出现的“戴林上尉”(LieutenantDaring)连续片,1912年3月28日的《摄影机》刊登了“英国著名电影演员”戴林上尉的照片以及访谈。由于采访只是提到虚构的人物戴林,而不是戴林的扮演者裴莫兰(PercyMoran),所以,更准确地说,这个采访是针对一部影片中的人物个性而不是针对一个明星的。从电影形式来看,这些B.&C.公司的系列影片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们使用主人公直视观众的镜头(emblematicshot;通常是和片名中的人物同名的男女主角)出现在片尾(也有少数是在影片的一开始)。这种镜头被包含进来的做法,可以看作是一种类型符码,除了喜剧片以外,相对而言在其他类型的影片中较少见,在英国公司制作的喜剧片中时常可以在影片开始和影片结尾的时候看到这种类别的镜头。戴林连续片的重要性还可以由这个事实得到评判——当B.&C.公司1913年开始一个西印度群岛的拍摄之旅的时候(是当时英国公司带领艺术家跑出去最远的地方),裴莫兰也在其中,只是连续片之一《戴林上尉和舞女》(Lt.DaringandtheDancingGirl)是在牙买加拍摄的。虽然西印度群岛是这个公司最远最富有异国情调的拍摄地,但是这个公司实在是喜欢用风景名胜做拍摄场地,事实上,这也是该公司宣传时的一个卖点。例如,DonQ系列影片(1912)的第一部的广告是这样的:影片是在“德比郡的崇山峻岭中”拍摄的,这种强调风景愉悦的策略也被结构到影片《登山罗曼司》(Mountaineer'sRomance;1912)本身中去了。一张节目介绍单上是这样写的:“这出风景戏是在德比郡美丽的山峰地区演出的。”戏仿影片也是较早出现在英国电影中的。在查尔斯·厄本(CharlesUrban)拍摄了他的《看不见的世界》(UnseenWorld)连续片的同一年,希普沃斯公司立刻拍了戏仿之作。厄本连续片的形式是建立在将显微镜技术和摄影机技术结合在一起的基础之上,以产生放大地观看“自然世界”的效果。希普沃斯的《不干净的世界》(TheUncleanWorld;1903)中则是表现一个男人将他的食物放在一个显微镜底下。接下来在一个带有圆形外罩的镜头中看到了两个甲壳虫,但是真正令人发笑的是,两只手进入了画框中把甲壳虫翻了过来,结果发现原来那是一对发条。也正是在系列影片中,戏仿几乎发展成为一种自在自为的类型了。B.&C.公司的“三个指头的凯特”(Three-FingeredKate),不断地逃避倒霉的侦探希拉克(Sheerluck),可以说是对伊克莱尔公司的《大侦探尼克·卡特》(NickCarterleroidesdétectives)的直接戏仿。弗雷德·伊万斯(FredEvans)的拿手好戏就是拿时事,尤其是当时放映的电影开涮,1913至1914年最成功的英国喜剧就是伊万斯拍摄的一系列戏弄“派普上尉”(LieutenantPimple)的影片,包括《派普上尉和偷来的发明物》(LieutenantPimpleandtheStolenInvention)。希普沃斯也拍摄了不少戏弄B.&C.公司的影片以及克莱伦敦(Clarendon)的航海英雄的影片。这种廉价制作的戏仿片的流行,既说明“一战”前英国电影中缺乏喜剧明星,也说明英国的电影制作仍然停留在一个匠人作业的状况之中,并伴随着财政的乏力,因为大部分这种喜剧戏仿片都是便宜的制作。对影片欣赏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观众必须能够将其与被戏仿的影片联系起来,其实大部分的影片从标题当中就可以看出来这种倾向了。虽然英国电影公司擅长为国内市场制作通俗和廉价的连续片以及戏仿片,但却迟迟未利用他们自己的文化遗产,不像美国公司,比如维太格拉夫公司就拍摄了纪念狄更斯一百周年诞辰的《双城记》(ATaleofTwoCities;1912)。这一时期的英国制作公司太倚重喜剧片,而戏剧性的叙事影片已经成为电影产业的大宗产品了。例如,1910年1月在英国发行的影片,只有希普沃斯一家有一些虚构剧情片,和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相比则显得势单力薄:那个月中希普沃斯有三到四部剧情片发行,都是五百英尺以下的,而来自欧美的几乎都达到一千英尺。尽管如此,到1912年,英国的商业报纸还是对英国电影业表现出乐观的态度,这种观点也得到了塞西尔·希普沃斯(1951)和乔治·皮尔森(GeorgePearson)(1957)的认同,他们一致认为1911至1912年的英国电影收复了失地,尤其是希普沃斯和B.&C.公司,它们开始生产更具有吸引力的产品,比如通过戏剧化地使用风景胜地作为外景地,通过更加克制和自然主义的表演风格,特别是在影片《渔夫的爱情》(AFisherman'sRomance;B.&C.;1912)和《登山罗曼司》(B.&C.,1912)当中所看到的。一些影片还表现出老练的电影技巧,比如《戴林上尉和布雷计划》(Lt.DaringandthePlansfortheMinefields;B.&C.;1912),有一个场景是戴林准备驾驶一架飞机,这个场景被分解成四个镜头,其中包括轴内的快速镜头变化,以及一百八十度反打镜头。